首页 > 其他小说 > [综]被纸片人催更后

第29章 要合作吗?

作者:糖雨果 更新时间:2022-06-24

人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塞牙,可月见花绯没有喝凉水此时也觉的塞牙。

学园都市leven5中的第二名桓根帝督,此时竟然亲自出现在了这里。

“桓根帝督?!”月咏小萌惊讶道。想绑架小花绯的人竟然是桓根帝督,那事情就麻烦了。

“认识我?”收起背后柔软的六条白色羽翼,桓根帝督看了月咏小萌一眼,金色的发丝下和他帅气外表十分不符的阴郁双眼中满是不悦,“那就好办多了。”

“为什么找上我?”月见花绯试探道。

“这个之后再说,”桓根帝督明显没有耐心,他提出两个条件,“解开困着狱彩她们的盾,然后跟我离开这里。”

如果不认识桓根帝督的人,一定会认为他是个霸总,现在只是在强势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人。

但月见花绯知道这不是霸总语录,这是桓根帝督的警告,如果不乖乖的按照他说的去做,他就会对被卷进来的太宰治和月咏小萌出手。

并没有按照他说的撤掉护盾,月见花绯也提出一个条件:“放这两位被卷进来的无辜市民离开。”

不耐烦的摆摆手,桓根帝督明显对太宰治和月咏小萌没有兴趣,从始至终压根就把他们两个当成是无能力者的蝼蚁。

“太宰先生,麻烦你帮我把之前买的东西搬回宿舍。”月见花绯转身对太宰治嘱咐,在所有人都没有看到的视角,十分隐晦的对他比了一个手势。

这个手势是国际通用的找外援手势,就是不知道被牵扯进来的太宰治,现在还愿不愿意帮她这个忙。

“没问题。”太宰治面色如常的应下。

“也麻烦你把小萌老师带到安全的地方。”

“交给我就好。”

“小花……唔!!”月咏小萌劝阻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太宰治给捂住了嘴巴。

“那我们就先走了。”笑意盈盈的对月见花绯挥了挥手,太宰治带着无法说话只能“唔唔唔”的月咏小萌离开。

走出商场后,街道上被困的市民已经完全被疏散开来,远处的火光虽然还在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

“为什么要阻止我?!”月咏小萌在空中挥舞拳头,“保护学生是每个老师的天职!我一定要保护小花绯才行!!”

太宰治弯下腰,看着气鼓鼓的月咏小萌:“那月咏老师是想要将花绯救出来,还是自己一个人去送人头?”

“你能把小花绯救出来?”那可是排名第二的桓根帝督啊!就算是警备队,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也不敢去招惹的存在。

月咏小萌想要联系与月见花绯交好的一方通行,请求身为学园都市排名第一的他前去救人,但奈何她没有一方通行的联系方式。

“暂时有了一个大概的计划。”太宰治站起身,从兜里拿出一个白色的手机。

月咏小萌惊讶道:“这是小花绯的手机,月见先生你什么时候拿到手的?”

“在之前混乱的时候到手的。”没有一点偷拿别人手机的负罪感,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定位红点,太宰治慢悠悠的解释。

“定位?你是怎么做到的?”跳起来才能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定位系统,月见小萌看太宰治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

小花绯的堂哥似乎很是不简单的样子,无论是之前的作战计划,还是现在让人无法看穿他动作的定位事件。他脸上的从容镇定,让可以称得上是心理学专家的月咏小萌,都看不透他现在到底是在想什么。

月咏小萌想要从月见花绯的手机里找到一方通行的联系方式,但心底深处阻止了她这么做。

她的第六感有着强烈的预感,如果这么做的话,恐怕会引发她想象不到的麻烦。

这样想的话,暂时还是相信月见先生比较好。

收起手机,太宰治淡淡道:“我们走吧,去和无惨汇合。”

说着,他看向一直观察着他的月咏小萌,鸢色的眸子中如墨晕染出一片深色:“在和无惨汇合的途中,有一些事情我还需要向月咏老师了解。”

“是!”下意识抬头挺胸的应了一声,被这种眼神盯着,月咏小萌感觉自己头皮发紧,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这种黑到极致的眼神,仿佛能够把人拖进深渊。

太宰治和月咏小萌找到无惨的时候,拟态为女生的无惨面色阴沉的彻底,看到走过来的两人,他将视线锁定在月咏小萌的身上,不悦道:“你跑到哪里去了?”

“哎?”月咏小萌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对不起哦,小无惨,是老师没有保护好你。”她以为无惨是在怪她没有保护好她这件事情。

无惨:……?

让他在这里找了这么久的人,她的确是该道歉。但是保护什么的,他鬼舞辻无惨还没有堕落到需要人类来保护的地步。

“改掉你对我的称呼。”无惨语气很是冷淡,温柔的女性面孔上一片冰冷不屑,“区区人类没有资格直呼我的名字。”

月咏小萌:“……”

好恐怖,这种来自内心深处仿佛面对捕食者般的危机感!

性格温柔的小无惨竟然也变的中二了!

她看向面色仍旧温柔和煦,周身气势内敛其实本身超可怕的太宰治,又看向一脸高傲不屑的无惨,妈呀!这是什么灵异事件吗?!还是说这两个人有什么第二人格!!

两人前后性格反差天差地别,这让月咏小萌不得不怀疑这一点。

“无惨君,”太宰治温声道,“花绯被人绑架走了。”

并没有因为这句话在面部展露出任何情绪,无惨语气略微不悦道:“那你为什么还能够站在这里?”

在他看来,月见花绯被人带走的那一刻,太宰治就已经没有了活命的必要。

将在地图上展现出定位红点的手机展现给无惨看,太宰治神色莫名:“要跟我一起去吗?”

毕竟没有无惨这个高武力的鬼在身边,他就只是一个特殊一点的普通人罢了。

就算脑子再怎么聪明,在武器和人数悬差巨大的情况下,根本就不了解桓根帝督的太宰治,也没有什么比和无惨合作更好的办法。

刚才和月咏小萌的谈话,她对于在这座城市中排名第二的人也没有多少了解,从月咏小萌口中得到的信息,也只不过是桓根帝督的名字和他的片面信息。

“你要跟我合作?”无惨问。

“暂时的。”

他的手上有定位,无惨是对抗桓根帝督的主要武力,在营救月见花绯的这件事情上,暂时的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太宰治和无惨的不和,让月咏小萌有些焦急起来。

在太宰治和无惨的不语对峙下,月咏小萌看到了单手挎着便利袋路过的一方通行:“一方同学!”

对方稀缺的白色头发,让她在人群中一眼就发现了他的存在!

现在也就只能寄希望于一方通行了,就算会引发麻烦,也要先把小花绯救出来再说!

“嗯?”看着向他跑来的小学生模样的女生,一方通行认出了她是曾经教月见花绯心理学的老师。

“什么事?”不耐烦的问她,只是出来买个东西竟然也能被缠上,这让一方通行有些不爽。

“小花绯!”深吸了一口气,月咏小萌大声道,“小花绯被桓根帝督绑架了!”

“哈?”猝不及防的被这条消息冲击到,一方通行面色不善的眯了眯眸子,“说清楚一点。”

“就是啊……”

当月咏小萌讲述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太宰治和无惨也达成了某种协议。

“他是谁?”看着走过来的太宰治和无惨,一方通行询问月咏小萌。

那个栗发的女生他认识,是上次跟踪过的花绯的朋友,但是这个脸上缠着绷带打扮类似于黑手党的男人,他却没有见过。

“我们要去营救花绯,”并没有介意少年的不礼貌,太宰治面色温和的对他发出邀请,“要加入我们吗?”

一方通行,这个名字在月见花绯手机通讯栏上,处于置顶的位置。

一个无能力者的女人外加打扮残疾的男人,能做什么?并没有将他的邀请看在眼里,一方通行讥讽道:“你觉得我需要加入你们吗?垃圾。”

“那个,一方同学,”月咏小萌阻止一方通行的讥讽行为,“这是小花绯的堂哥,月见治。”

在一方通行重新看过来的视线下,太宰治对他扬起了一抹善意的笑容。onclick="hui"

上一章 相信我主目录下一章 解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