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反派偏要和我HE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作者:暮天合儿 更新时间:2022-06-24

齐笙觉得自己真傻,真的。

她原本只以为当条躺平养伤的咸鱼很快乐,殊不知在小丫头经历过两次生死考验之后,齐家上下心里那根弦、早就彻底绷得倍直了。

这倒可以理解,毕竟脑袋碰桌角、花盆爆头这种小概率又能精准致命的事件,也不是谁都能有荣幸体验,齐家人难免会更紧张一点。

但齐笙发自内心地觉得,夜里睡觉在床边派丫鬟守着也就罢了,可她蹲茅房的时候,真的不需要有四只眼睛直勾勾地盯住她,还时不时来上一句“小姐,您泻肚吗”“小姐,您便结了吗”“小姐您甜食又吃多了吧”。

小手颤颤、紧握着厕纸的齐笙心如死灰。

她、她没应该还没倒霉到如厕的时候也会出意外吧?

救命,这不至于,真不至于啊。

“怎么样,小丫头,看来看去,是不是只有大哥最懂你?知道你憋闷坏了,秋闱在即都偷偷带你出来放风,多够意思!”齐景东倚靠着车壁,伸手懒懒拨弄了两下齐笙后脑勺上的小揪揪,“就是等回去了,可不许告诉爹娘,不然我就完了!”

“听见了没?哎呦我的小乖乖,别趴轩窗那边往外望,危险!”齐景东抓住齐笙的衣领子,轻轻一提,就把她给翻了个面儿,“啧,赶紧下来!”

“啊,啊,慢点儿,这是个你亲妹妹,不是个鸡仔儿!”齐笙慢腾腾地伸了伸胳膊,歪着脑袋满脸质疑,“不过大哥、这地方看着光秃秃的,真的有猎物可以打吗?还有还有,从来没见你在府里练过箭术嘛,你真的能给我打得着野味吃吗?”

“咦。”齐笙说着说着,越发感到哪哪都不靠谱了,“别是骗小孩的吧?”

“啧,小丫头,别忘了我可是你大哥,最可信了,我在箭术上天赋异禀,何曾骗过你?不过也难怪你不知道,这地如今看着光秃、几年前陛下可是也来过狩猎的,那是你还太小,后来陛下沉迷丹药……”

齐景东忽然意识到自己也是将要考科举入仕的,赶紧刹住了,没再说出来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咳,总之这地方好歹是个大山头,野鸡野兔之类的还会有的,要真布满豺狼虎豹、我可不敢带你来!”

其实齐景东并没忍心告诉他可可爱爱的妹妹,两年前确实有个猎户传言称翠连山上有恶狼,当时也闹得十分人心惶惶,后来几群胆大的接连特意去搜寻过、但都一无所获之后,才确定了那家伙是在造谣。

但尽管如此,齐景东也丝毫没敢掉以轻心,安排了两队武艺高强的护卫紧紧随行。

“笙笙,等会儿,你就抓着我的衣角,跟在我后面。”齐景东把齐笙抱下马车,仔细环顾了一周,才敢操起弓箭往前走,“别乱跑哦!当心有饿狼成精,专偷你这种漂亮小姑娘。”

初秋时节,翠连山的树冠已经变得半绿半黄,还有些枯叶断枝掉落在地上,随着人的脚步匆匆踩过,发出清晰的断裂声响,有少许金黄灿烂的阳光穿过横柯罅隙慢慢投照下来,微微照亮小姑娘娇俏精致的脸庞。

“又中了,大哥好厉害哦!”

齐笙一只手轻轻撒开齐景东的衣角,咧咧嘴唇小心地鼓鼓掌。

“那当然。”齐景东傲娇地抬抬下巴,腰杆挺得更直了,吩咐两个护卫道,“你们……赶紧过去把那鸡跟兔子捡过来。”

而在翠连山的另一边,俨然是种截然相反的景象。

“快快快,放出去,都放出去!”纨绔公子们指挥小厮打开大麻袋之后,纷纷迅速地各自藏身在了个隐蔽处,脸上漾起恶劣的笑,翘首期待道,“这回就看赶上哪个家伙倒霉了。”

麻袋被大大解开、倾倒在地之后,许许多多花花绿绿、原本只能蜷曲成一团的蛇重获了自由,便开始从出口处往外头爬行。

这群公子哥眼里发着光,开始兴奋又激动得直搓手手。

但他们心知自己毕竟只是纨绔,跟那些草菅人命的大混球相比,还是有最起码的良知在的。放蛇只是为了撒撒气、捉弄人,看对方被吓得哭爹喊娘、四处乱窜的狼狈样。

所以这些蛇虽说长得精壮、颜色各异,并且还在灵活地吐着信子,但都是无毒的。

一炷香过后。

“怎么回事儿?今儿这么出师不利吗?好奇怪,半晌都不见人毛。”纨绔之一的杜鹤扬捂着自己被揍得血呲呼啦的屁股,烦到直捶树,“再没个倒霉催来,蛇都要爬得没影了!”

这样不行。

身为有头有脸的纨绔,只要他们倒霉,一定要整得别人更点背。

“来了来了,来了。”

在终于看见个颀长枯瘦的身影缓步从密林深处走出时,只觉花都要谢了的纨绔们激动欲泣,差点就要仰天高歌一曲“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741系统:[警告,警告,检测到前方薛域正有危险,请宿主……]

齐笙抬起小脸,微微眯了眯眼,打断741的逼逼赖赖:“我不瞎,看得见。”

薛域其实早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他又没聋,离得老远便听见了前方窸窸窣窣的响动,但作为刚刚与狼搏斗过,甚至还获胜的男人,自己当然是无所畏惧,因而他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匕首,眼神平静、继续默不作声地沿路走。

突然——

“站住别动,危险!”

小姑娘的声音柔柔酥酥的,夹杂在枯叶被踩碎的轻响里,清脆悦耳。

“奇了怪了,这个时节,不该有这么多的蛇……”

齐景东挡在齐笙前头,只纳闷了一下,她就淡定地打开个小瓶,冲薛域喊道,“你别怕,还好都是无毒的,我这儿正好有驱蛇粉,效果显著,立竿见影。”

薛域果真停住不动了,甚至还抬手、擦了擦他满嘴的狼血和狼毛。

驱蛇粉一经播撒,便裹挟着种极为刺鼻的气味飞散在空中,正狂吐信子、准备继续行进的蛇群们仿佛被拍了脑袋似的、微微顿了一顿,随即中邪般调转方向,飞速往后撤退。

“嘿嘿。”齐笙满意得双手抱胸,“四哥唯一折腾成功的驱蛇粉,临走前他塞给我的,保管让它们从哪来的回哪里去。”

又……又失败了?

躲在暗处的纨绔们再度邂逅成功的母亲、正懊恼不已,杜鹤扬却听见越来越近、令人心悸的声音,最先回过神:“等会儿!她刚刚说……能让这些蛇,哪儿来的回哪儿去,那不就是……”

纨绔们闻言,惊恐地把眼睛瞪得像个鹌鹑蛋,颤颤着转过脸,面面相觑。

“站站站住啊——”

然而蛇不会听得懂人话,他们并无训蛇经验,平时也不会拿这种吓人东西来玩儿,就算是捉蛇过来的小厮,亦不曾见过这种诡异场面。

沉默,不是代表他们的错。

但普天同庆的是,他们预料中的结果终于出现,有人被蛇群吓得魂飞魄散、四处乱窜,哭爹喊娘,慌不择路地到处乱跑。

可是为什么——他们想玩的人,居然变成了自己?

这一刻,他们逃、它们追,他们都插翅难飞。

好一出蛇口逃亡的绝地求生游戏。

“救,救救救命啊——”

真凄惨的声音,悠悠响彻在山林里。

薛域冷眼瞅着纨绔们被逼现身,略微松一口气后,与狼搏斗所致的遍体伤痕忽然疼痛不已,他猛地仄歪了一下,因失血而导致的晕厥使他眼前瞬间发黑,再也站立不稳,直直朝后仰面倒下去。

“妹妹,危险!”齐景东眼疾手快、拉了把即将被砸到的齐笙,轻蔑地对薛域嘲了一声,“你是不是想碰瓷?”onclick="hui"

上一章 第二十章主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