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反派偏要和我HE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作者:暮天合儿 更新时间:2022-06-24

“噫,好哎,咬他,咬他!”齐笙自从跟纨绔们过了两招后,就十分喜欢看这群傻缺哭爹喊娘的狼狈相,拍着手跺脚兴奋道,“虽说四哥做菜的大门不幸被焊死了,但在制毒方……”

可她话都没说完,就感觉自己被谁给轻轻拦了下,紧接着便从身后传出类似重物落地的一声闷响。

嘎?

齐笙蓦地瞪大眼睛,愣愣扭过头,结果就见薛域直挺挺昏倒在地上,而齐景东杵在旁边,还对他伸出只乌漆嘛黑的大手,当场惊得瞳孔地震道:“啊咦,大哥,你你你……他他他……”

“我我我……他他他……”齐景东紧张得直结巴,他指指自己,又指了指薛域,神情惶恐地解释着,“我没碰他,真没碰他啊,都是他自己倒了的!”

碰瓷,他说什么来着?这小子绝对是想碰瓷!

“咳,大哥你莫慌,我也没说是你干的。”齐笙蹑手蹑脚地凑过去,蹲下来看几乎毫无生气的薛域。

只见他的赭色外衣已经破损得不成样,被浸得鲜红一片后紧紧贴伏在身上,勾出他瘦弱的骨架,和那颗正微弱跳动的心脏。

她想碰一碰,又觉得不太礼貌,只能小声地跟齐景东哔哔着求助道:“大哥,他受伤了,好像还流了很多血,要是不赶紧救的话恐怕……”

“……”齐景东的左脸一抽,便顿悟到了齐笙的意思,快步踱过去,将她给挡在身后,“那笙笙,你自己先回避一下,去马车上吃吃零嘴等着,哥哥让人……算了他们手脚太笨,我亲自给他看看吧。”

他天真无邪又单纯的妹妹还小,绝不能让她看见男人衣衫不整的模样。

“这样再好不过啦!”齐笙从自己的小荷包里掏出粒金豆子,递给齐景东后,粲然一笑,“那就辛苦大哥照顾我的小伙伴啦!”

小……小伙伴?

啧,这丫头什么时候、又是从哪里自己交了个小伙伴?

“哎,该说不说,薛域这倒霉孩子、倒霉起来确实还挺倒霉的。”齐笙兀自套娃完毕之后,张开小口咬了下云片糕,拧着眉摇头慨叹道,“嘶,这回又不知道从哪搞的伤这么严重,真让人操心、脑壳痛。”

毕竟原著里的薛域作恶多端、直到被乱箭穿心而死,他不折磨杀戮别人就够难得了,可没提到他年少有这么凄惨的时候。

站在旁边给她捶腿的哼哼跟哈哈默然对视一眼,丝毫不敢动弹。

怎会好像刚刚小姐说话的语气,那么像是老母亲在唠叨儿子呢?

齐景东在费劲巴力,好不容易给薛域止血上药,又包扎好伤口后,正取了件干净衣裳想给他穿好,结果扭头就撞见双平静无波、幽深淡漠的眼眸。

他正累得腰酸背痛,见此情景干脆地把外袍往薛域胸口一扔:“啧,你醒得正好,给你小子,自己穿吧。”

“我……”薛域没接过,他并不想接受,强撑着坐起来,四处寻找后,却只看到自己那件已经被剪成破烂的旧衣裳,“……”

“咳,那个……”齐景东挠挠头,略微顿了顿,认真解释道,“刚刚我看你的衣裳都被血粘在伤口上了,不好上药,迫不得已、只能都给你剪了,相信你肯定能理解的,对吧?”

薛域没回话,只呆呆盯着齐景东甩过来的大袍,想到他虽然是个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奸生子,但也不至于没脸到在外头赤膊,挣扎了两下后,才总算小心地把新衣裳系好。

薛域这辈子还没穿过这么柔软的料子,不会磨得身上疼,舒服到让他有点发懵。

“啧,你伤得挺严重啊,流了很多血,腿上、胳膊上、还有肩膀上……”齐景东和个暖心大哥哥似的伸手揉了揉薛域的头,低声问道,“怎么弄成这样啊?”

薛域别扭地躲了躲,不喜欢有人对他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只回了两个字:“杀狼。”

“啊?原来这地方真的有狼?”齐景东说着说着,眼里泛起来激动的光,“说起来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啊。你知道吗?前几年有个猎户传言翠连山上有狼,讲得跟真的一样,当时很多人都信了呢,后来好几群胆大的结伴过来专门去找,但他们不管怎么找都……不瞒你说,其实我也……”

他们靖国公府的公子小姐,都是祖传的这么烦人吗?

齐景东唠唠叨叨地讲个没完,薛域只垮着批脸,完全不感兴趣,用手掌撑住地面就想努力站起来。

“咳,不过我刚刚好像扯远了。”在发现薛域从头到尾都没回一个字后,齐景东自我输出高潮过后觉得没意思,这才面露欣赏地拍拍他没负伤的右肩膀,毫不吝啬地夸赞道,“你才多大,就能孤身杀狼,了不起,真了不起!”

薛域:“……”

他好不容易才撑着伤体起来了点儿,谁知又让齐景东这一巴掌给拍了回去,重新跌坐在地。

他想咬人。

“对了,我好像记得你。”齐景东完全没在意薛域的反派式不悦,认真打探了下他的长相后,继续搭话道,“你是平明侯家的儿子吧?”

从未有人提及他的出身,会特地没带上刺耳的“奸生”两个字,薛域也是犹豫了下,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自己,慢吞吞地点头道:“嗯。”

然后自嘲似的补充道:“但我是奸……”

“人生来又不是自己选择的,什么样的出身都没有关系。”齐景东始终故意在阻止薛域提起来自己的身世,平心静气地劝慰道,“你这个年纪能徒手杀狼,已经很……”

“不是徒手。”薛域无情插话,“我有匕首。”

齐景东:“……”

这瓜娃子,就不能吹吹牛、给自己争点面子吗?

“啊咳,有匕首那……”齐景东尴尬地干笑了一声,更努力地打圆场,“那你也很厉害啊,许多大人带足了弓箭都猎不到,他们还敢夸口是猎物难找。但你这么厉害都说自己不厉害,才能证明你是真的很厉害!”

齐景东拖着话尾绕来绕去,落到最后一锤定音:“不错,真不愧是我妹妹的小伙伴!”

薛域:“……”

所以搞了半天,你根本就是在变着花样夸自己的妹妹,对不对?

不对,等会儿,他刚刚在说什么?

小……小伙伴?谁要当她的小伙伴了?!

“哥哥!”正好此时,从马车的帷裳后传出声可可爱爱、没有脑袋的轻喊,“那个大魔……不是,我的小伙伴醒了吗?”

“嗯。”人家明明没有问他,薛域却黑着张脸,抢先沉声一句,自己答道,“醒了。”onclick="hui"

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主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