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婚惹之时

第 4 章 第 4 章

作者:午时夏风 更新时间:2022-08-07

正说话时,车身缓缓停下,已经到公寓门口了。

阮然并不去看沈浮声,淡淡说了声“谢”,就准备下车。

却没拉动车门。

阮然抿了抿薄唇,转过身,浓密的睫毛抬起,看着沈浮声,表情同她对林如说话时一样冷淡。

乌发黑裙,衬得脸色有些苍白。

沈浮声这才抬手开了锁,车门“咔哒”一声。

他温和说:“考虑一下。”

阮然淡道:“家务事就不劳沈总挂心了。”

说完阮然微一点头,开门下车,也没道别。

就这么直接走了,裙摆随着动作翻涌,偶尔露出下面莹白的小腿。

怎么看都是压了点火气的。

沈浮声多少年没被如此对待过,可他看着女人的背影,眼神里反而弥漫上一点笑。

他的唇间仍压着那一支烟,略懒散地坐着,直到女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才伸手把烟取下。

“回公司。”他淡淡道。

司机应了一声,启动了车子。助理李寅坐在前排,小心翼翼地从后视镜扫了沈浮声几眼,好奇心都快爆了。

他从沈浮声出国后开始跟他,现如今已经三年,从来没见过沈浮声对哪个女人这般上心过。

都不说送礼物的事,晚上那会,明明散了场,却没回去,让司机把车停到隔一条街的路边,处理了一会工作,又掉头开到公馆前。

绕这么一大圈子,似乎就是专门送她回家。

早先李寅还意外,以沈浮声回国后的繁忙程度,怎么有空参加这个级别的拍卖会。

李寅不由想起方才听到的传言。

不由感慨。

原来沈总追星……是这个样子啊。

-

到家后开灯,屋里上是阮然早上离开时的模样。

一整天没人在家,就显得有些冷清。

沈耀还没有回来。

阮然在房门口站了一会。

这是她和沈耀一起买的一套房子。

那个时候两人刚毕业,她在毕业前签下了一家艺人工作室,演戏攒了一些钱,便从家里搬了出来,和沈耀住在一起。

能够独立赚钱,脱离家庭和喜欢的人住在一起,对于那个时候得阮然而言,已经是难以言喻的幸福。

即便这就是一百多平米的公寓间,对于住过多年大宅的沈耀与阮然而言都不算新奇。楼下的水管还总是裂,偶尔还会停水。

但即便如此,后来两人手头宽裕了,也没再换个住所。有时阮然看着客厅的小桌,还能想起沈耀趴在上面彻夜写计划书的模样。

阮然有些恋旧,觉得好的记忆总难忘却。

她换上绒毛拖鞋,走路时,露出一小节瘦削脚腕。

把沈浮声送她的那盒披肩放到衣帽间,中间停顿两秒。

本来想着当人情往来,回一个礼。可是刚刚不欢而散,再往后如何交往,似乎也难说。

或许不会再有交集。

放下盒子,阮然进了浴室,氤氲的雾气缠绕着瓷白的身体。她畏冷,便喜欢把水的温度打很高,烫在皮肤上。

大概待了半个小时,她穿上一身藕粉色的真丝睡袍出来。亦是长款,从脖颈裹到脚踝。分明是保守式样,却因为她身材好,穿上反倒有些曼妙的风情。

刚出浴室的门,猝不及防,被人从背后抱住。

来人带了些酒味,体温很高,也很有力道,宽阔的肩膀笼罩着阮然,把她整个人收进怀里。

阮然的胳膊被他挤压着,毛巾被迫按在胸前,顿了会,她说:“你回来了。”

沈耀含混地“嗯”了一声,侧过脸,直挺的鼻尖蹭着阮然柔软的脸颊,抬手托着她的脸,就想要吻。

阮然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她抬起手,推开了沈耀的下巴。

再一挣,从男人怀里脱身,转过身看他。

许是家族基因,虽然不及沈浮声,但沈耀的长相也相当优越。他的鼻梁高,下颌线锋利,眼尾上挑,总带一种不屑一顾的少年意气。

这会儿垂下眼看她,因为被拒绝而有些不悦。

雪白的毛巾挽在臂弯,阮然回望他几秒,视线越过他,落在门口精致包装的礼品盒上。

是她早上出门前就准备好的,打算送给沈耀的五周年纪念日礼物。

里面是一个领带夹,法国设计师的定制手工制品,上面刻有“S&R”暗金色花体纹路。制作者的工期很难预约,她提前几个月,找了圈内的朋友帮忙才买到。

原本的计划是,拍卖会上两家谈好订婚,他们一起回来,点上蜡烛再喝点酒,然后交换礼物。

俗套的仪式感,却能将这一天的记忆镌刻在脑海。

现在计划被打乱了。

沈耀顺着他的视线转过头,一眼看见了那盒礼物。他大步走过去,将礼物拿到手中,扬眉笑了。

“送给我的?”

“不是。”

沈耀不信,一手拉开盒上闪着光泽的柔滑绸缎,随意扔到地上,就这么站着,拆开礼物。

拿出领带夹把玩了一会,他抬起头,挑眉看她。

阮然咬着下唇别过头,不愿去看沈耀眼里的得意神色。

沈耀把礼物连礼物盒扔到旁边的沙发上,又大步走来,想要躬身抱她,同她亲昵。

阮然退后半步。

沈耀停在原地:“怎么了?我很高兴。”

他端详阮然的冷淡神情,假装恍然大悟,低声笑道:“噢,你生气了。”

阮然不欲与他多说,转身想回到卧室。

却被沈耀拉住手腕。

“吃醋了?”

阮然甩开他的胳膊。

沈耀皱起眉头。

他喜欢阮然偶尔表露出来的小脾气,有小性子的漂亮生物总是比全然的乖巧要来得有趣。

但如果不懂得适可而止,就有些惹人厌烦。

“我不是回来看你脸色的。”他沉下脸说。

“那你可以不必回来。”阮然说。

沈耀噎了一下。

阮然从来都是温和而柔软的,不带一丝锋芒,今天却像是带了刺,处处透露着拒绝。

本来他回来,是还想解释一下晚上的事。但看到阮然的态度,他反而什么都不愿意说了。

想起直播后的聚餐上,那些一同喝酒的兄弟们,劝他太晚就不要回家,直接在外面睡睡算了,他还坚持着要回,就是因为心里还想着阮然。

可回来了,面对的是这样一张冷脸。

沈耀冷冷道:“是。我就不该回来,楚楚都劝我住外面了,我还回来,为了什么?找罪受?”

说完,他把兜里掏出什么东西,狠狠往地上一摔。

绕开阮然,去卫生间洗漱。

阮然低头看了眼,是个绒面首饰盒,沈耀用得力气大,盒子摔裂,卡片跌出,一条项链散落在狼藉之间,中间的钴蓝色宝石也已经破碎。

从卡片上的文字可以隐隐看出,是沈耀为她准备的五周年纪念日礼物。

破碎的宝石碎片在地上滚动了半圈,反射灯光射进阮然的瞳孔里,她轻闭了下眼,又很快睁开。

恋爱五年,两人其实很少吵架。阮然脾气好,不怎么会因为什么事置气。哪怕有时候真生气了,也习惯独自消解,不会把情绪带到爱人身上。

她永远尝试理解沈耀,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关于季楚楚的一切,只要沈耀解释,她全部相信。

可沈耀如今连解释都不愿主动,明知她因此心有芥蒂,却装作若无其事,隔岸观火般看她的怅然不安。

仿佛事情层层堆积,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又好像沈浮声说的话真的下了蛊,在她心里萦绕不去。

看着破碎的碎片,阮然的心里不再有遗憾和伤心,只是漫涌上来一股无力。

和微乎其微、却的确存在的动摇。

她听到沈耀在洗漱的声音,头一次不觉得温馨,而是嫌吵闹。

便没有去收拾地上的狼藉,独自一人睡下。

-

第二天早上起来,床边空空荡荡。

沈耀见阮然没有找他和好,自然也没有主动和解,自己去睡了客房。

又因为生闷气,在阮然醒来之前,就离开了。

阮然倒也觉得轻松。

她前天晚上睡着的晚,早上也起晚了些。今天还有工作,她挺快收拾了一下,下了楼。

助理小灿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抱歉,让你久等了。”拉开车门时,阮然说。

又问她吃没吃早饭,递给她一包饼干。

“没事没事。”小灿连忙摇头,接下那包饼干,又说了声谢谢。

小灿把饼干放到包里,又偏头看了看阮然的表情。

昨天晚上沈耀和季楚楚的绯闻闹成那样,即便阮然不动声色,她也是打心底替阮然觉得不值。

在跟阮然之前,她曾经被阮然的经纪人揪着耳朵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千万不能怠慢了阮然,一定要认真对待。

是以真正和阮然接触之前,她一度以为阮然会是那种脾气很差,又很爱耍大牌的艺人。

但在实际工作中,才发现完全不是这样。

阮然的脾气很好,对待同事也友善,哪怕她是助理,也经常会关注她的感受。并不像其他有些大牌明星那样,对助理颐指气使,无论什么事都要求助理代劳,仿佛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巨婴。

因此小灿对主管的要求有些不解,不知道这么叮嘱的用意何在。她曾经问过经纪人,对方却只是讳莫如深地说,做好本职工作难道不是应该的吗?问这么多做什么?

小灿便不好再问。

只是在和阮然工作了两三天之后,她就完完全全地把阮然当成了自己的亲姐,和她站在同一战线上。

而现如今战线上的另一个人,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被渣男辜负,哪怕阮然自己不说出口,小灿也替人觉得不甘。

她一边开车,一边试探着问:“姐,昨天那些事,周姐和你商量后续安排了吗?”

“什么事?”阮然顿了顿,反应过来,“季楚楚和沈耀的热搜吗?”

小灿支吾着应了。

阮然说:“不用管。以前不是都不管么。”

小灿急了:“那以前他们也没过分到这个程度啊。这次他们都……”Μ.八七七Zω.Cοm

的确,以前也有沈耀和季楚楚恋爱的传言,但都是网友们圈地自萌,并没有造成太大范围的影响。

但是昨天的热搜,一看就是营销团队的手笔,就是往炒沈耀和季楚楚CP的方向引导。

小灿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阮然,见她有些心不在焉,又提议:“姐,你不能任他们这样,之前是你不想拿沈耀的家世炒作才不公开,但季楚楚都这样了,你还不赶紧宣告一下正宫身份?”

阮然被拉回注意力,有些无奈地笑了:“你看宫斗剧看多了?”

小灿一噎:“也是。什么正宫,沈耀才不配。”

骂完才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看着阮然,“姐,我就这么一说,你别不高兴。”

阮然笑了笑:“没事。”

又说:“不用公开,以后也不用管了。”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app为您提供大神午时夏风的婚惹之时

御兽师?

上一章 3 章 第 3 章主目录下一章 5 章 第 5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