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炮灰不干了(快穿)

第5章 卖女供侄儿科举5

作者:席亭 更新时间:2022-06-24

闻人老三性子和李氏一样,老实巴交,有点懦弱,似乎因为没有男丁所以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总觉得所有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带着嘲笑,担心自己死后没人上坟,日常一直将闻人澄当做亲儿子疼。

反正在他心里,将来是要靠闻人澄这个侄儿送终的,他当然也疼两个女儿,只是女儿毕竟是要嫁出去的,再疼将来也是别人家的人,哪里能比得上侄儿这个闻人家的麒麟儿。

所有人都说,闻人澄将来会有大造化,闻人老三自己也这么觉得,他是个木匠,经常会接一些单子,赚一些额外的银子,不是单纯地在家种地,见过的人也要多一点,他能看出来侄儿和其他人都不太一样。

实际上作为一个有额外收入的木匠,闻人老三赚的银子不少,在家中算是收入最多的那个,可惜就算如此,大丫小丫也吃不饱,因为闻人老三赚来的银子几乎全部都给了王氏,花在了闻人澄身上。

至于两个女儿,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他以为两个女儿性格和自己差不多,没想到今天闻人奚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瞬间就惊呆了。

“大丫,你怎么能这么跟爹说话?”

“爹真的觉得,那个方老爷当你女婿这么好?”

闻人老三顿时不说话了。

他知道。

只是比起女儿的下半辈子,侄儿下场考秀才更加重要而已,这是他们闻人家的大事,大丫作为闻人家的女儿,这种时候难道不该出头吗?

看着闻人老三的反应,闻人奚打心底替原主不值。

她真的心疼爹娘,但她爹娘不心疼她,上赶着向闻人澄示好,根本就没有为她争取过,反而在王氏提出来将她嫁到方家的时候开始考虑这件事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

心中甚至隐隐期盼原主嫁过去以后能拿一点银子回来给娘家,这样闻人澄读书就更加不用担心了。

只看到方家条件不错,没有去想原主在方家到底能活多久。

这个家中只有从小被原主带大的闻人水是心疼原主,强烈反对这件事的,但闻人水只是一个虚岁十岁的小姑娘,和原主一样在这个家中被无视。

所以闻人奚做事完全不用顾忌闻人老三夫妻两个,原主也没有提到这两个。

不,还是提到的,希望这些对不起她的人都得到报应。

“行了,吃饭了!”王氏做好了饭,围着围裙出门喊了一嗓子,一大家子顿时陆陆续续都出来了。

现在闻人家还没有分家,吃饭也都在一起,每次光是做饭都是很大的一个工程,原主也是能干,将这一切都干得好好的。

知道今天晚上有好吃的,大伙儿吃饭的积极性都要高很多,不过有几个人看到闻人奚表情都有些奇怪,尤其是二房一家子。

以前到今天的时候,王氏就会以人太多,桌子坐不下为由,将几个孙女赶下桌子,让她们在一边吃饭,每人碗里都只有少少的东西。

原主的二伯娘蒋氏会给两个女儿夹点东西,闻人娇更加不用说,肯定不会缺吃的,爹娘还有闻人澄都会给她夹,只有原主姐妹碗里只有一开始给装的那么一点食物

别说原主姐妹,就是闻人老三夫妻都不太敢吃好东西,总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闻人奚可不是老实乖乖端着碗躲在一边吃饭的人,见王氏又像以往一样将她们安排在小桌子那边,,端起碗就走到大桌子边,在闻人河夹走了一个鸡腿后,直接伸出筷子,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将剩下的那个鸡腿给夹走了。

今天晚上王氏提前杀了一只鸡,闻人家下一代只有两个男丁,就是闻人澄和闻人河,一只鸡两条肉最多的鸡腿都是默认闻人澄和闻人河一人一个,闻人河已经夹走了,那闻人奚夹的就是属于闻人澄的那个。

正在给闻人娇舀鸡汤的闻人澄:“……”

王氏瞬间就炸了,猛地站起来,“大丫!你作死啊!谁让你抢澄哥儿的鸡腿的!”

“这鸡腿写了闻人澄的名字了?他不夹还不让别人夹?我辛辛苦苦喂出来的鸡,吃个鸡腿怎么了?不让吗?”

闻人奚夹着鸡腿放到闻人水碗里,示意她赶紧吃,闻人水顿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上去就咬了一口,满足地眯起了眼睛,三两下就将那个鸡腿给拆了,挑了一半肉放到闻人奚碗里,“姐,你也吃!”

“大丫,澄哥儿要读书的,需要补一补,你怎么能和小丫吃他的鸡腿呢!”李氏也反应了过来,顿时大惊失色。

“我看你是翻了天了!”

闻人奚将肉塞进嘴里,碗放到闻人水旁边,转身进了厨房,拎着菜刀出来,当着众人的面往桌子上一放。

不算锋利的菜刀直接没入了桌子。

“菜我种的,鸡我养的,我不能吃,那就都别吃了。”闻人奚冷笑,显然不准被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都忍着,不如一开始就画出道来,这群人少到自己面前招惹。

反正原主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性格大变,和以往不一样也正常,她根本不担心有人发现。

不让吃原主的劳动成果?那就都别吃了!

众人看着冒着寒光的菜刀,都沉默了。

“奶奶,大妹说的对,不就是一个鸡腿吗,吃了就吃了吧。”想到今天下午的交流,闻人澄率先开口,他暂时不想惹闻人奚,因为他担心逼急了她真的会跑到书院门口去。

可闻人奚这明显挑衅王氏权威的做法简直就是在王氏神经上跳舞,还有半个月就到成亲的日子了,王氏不敢这个时候和闻人奚动手,大步走到埋头吃饭的闻人水旁边。

“你敢动小丫一下,我就剁了闻人澄的手!”

还没等她动手打小丫给闻人奚一个教训,耳边就传来了闻人奚狠厉的声音,心头一跳回头就看到闻人奚已经将桌子上的菜刀拿在了手里,此时正站在闻人澄旁边,另一只手抓着闻人澄握笔的右手,似乎在比划着什么。

闻人澄比原主大三岁,吃得又比原主好,不像原主一样瘦瘦小小的,但他整天读书疏于锻炼,也从来不干活,因此被闻人奚抓着手腕居然挣脱不了。

——也不敢挣脱,生怕那菜刀直接就砍下来了。

看闻人奚的表情,所有人都知道,她绝对做得出来。

只要砍在闻人澄右手上,别说今年下场考秀才了,就是以后都不可能,闻人澄会就此被她废掉。

“大丫!你要是敢伤了澄哥儿,老娘就弄死你一家子!”原本还在看戏的大伯娘看到寄予厚望,眼看着就要成为秀才公的宝贝儿子被人拿刀要挟着,顿时顾不得看戏尖叫了出来。

她在这个家中过得绝对舒适,也不需要去争什么,反正王氏夫妻就会主动帮她把最好的东西送到他们这房,也因为闻人澄,她在看其他两个妯娌的时候都带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闻人奚动了她的命根子,她瞬间就疯了。

“你看我敢不敢!奶奶,只要你敢动小丫一下,我就剁一根手指,他有十根手指,你可以慢慢试,你看我敢不敢!”闻人奚根本没管大伯娘何氏,目光依旧紧紧盯着王氏看,嘴角噙着冷笑,大有王氏打一下就真的剁下去的样子。

“行了!都给我安生点,都坐下来吃饭,老婆子,大丫你们俩也赶紧吃饭,不就是一个鸡腿的事情,闹闹腾腾的干什么呢!”一直安静吃饭,不参与女人间闹腾的老爷子终于开口了,一开口就是让两人都停下。

王氏也担心闻人奚真的发疯冲她的宝贝大孙子动刀,此时被老爷子一句话,也就顺着台子下来了。

闻人奚也没想着这时候就废了闻人澄,她只是要摆出态度——闻人家不能再奴役压迫她们姐妹的态度,王氏要是真的敢对小丫动手来警告她,她就敢废了闻人澄!

离了闻人家,她也有能力护住闻人水,根本什么都不怕。

闻人家这群人就是欺软怕硬,欺负老实人罢了。

顺势收了刀,扫视一圈,目光重点落在王氏身上,“我这人呢,死了一回也明白了,没什么东西比我自己重要,谁不让我好过,大家就都别想好过!如果让我知道谁敢冲着小丫动手,我就废了谁的心头肉,不信可以试试。”

王氏心头突然跳了起来。

她之前就示意了闻人奚,她敢不听话就去找小丫算账,因为她清楚闻人奚很疼妹妹,可现在,闻人奚用同样的办法还了回来。

她敢对小丫动手,那闻人奚就敢朝闻人澄动手,王氏是绝对不会放着闻人澄不管的,对她来说没什么比闻人澄这个大孙子更加重要,此时坐下来忍不住后背都凉了。

同样感觉后背冒汗,有些腿软的还有闻人澄这个当事人。

他能感觉到,闻人奚刚才真的敢砍他的手指。

科举的人首先不能有残缺,他握笔的手要是废了,他的未来,他的野望,他的人生就都毁了,他当然真的特别怕闻人奚砍下来。

一桌子人都脸色发白,像是见了鬼一样,安静地看着闻人奚扔下菜刀,回到小桌子旁边端起碗,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饭。

“姐、姐?”

“嗯,赶紧吃饭!”onclick="hui"

上一章 卖女供侄儿科举4主目录下一章 卖女供侄儿科举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