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炮灰不干了(快穿)

第7章 卖女供侄儿科举7

作者:席亭 更新时间:2022-06-24

小安村没什么猎户,虽然说农户家家日子都不好过,山里的猎户似乎经常可以吃到肉,偶尔打到大的猎物卖到酒楼还能有一笔不小的收入,可猎户的生活实在太过危险,如果有田地,谁乐意去山里搏命。

虽然靠着山,但整个小安村会打猎的人也没几个,猎户更是只有一家,和闻人家一样都是外来的,只不过闻人老头娶了王氏这个当地人,后来买了些地,而那户人家没有地,就跟着学了打猎的本事。

闻人水跟着闻人奚上山,原本以为只在附近转转,找点吃的,没想到闻人奚却径直往深了去。

小安山经常有人,所以没什么危险,同样的,可以找到的东西也少。

闻人奚需要一些肉。

不止原身需要好好补一补明显亏空很多的身体,闻人水也同样如此。

虽然只是经过了一夜而已,但原主力气不小,再加上她的身手,想要弄到点肉并不难。

“姐,山里危险,咱们两个不能太往里,我去附近找点野果子,奶奶肯定不会给我们吃的,反正这个季节山里能找到吃的,不怕!”见闻人奚还想往里,闻人水有些担心地拉住她。

明显不想她去涉险。

闻人奚看了闻人水一眼,最终还是放弃了,在附近寻找起来。

闻人水见闻人奚不再继续往里面,也松了口气。

“姐,你到底怎么想的?咱们家里那个样子,将来你到了方家被欺负,根本不会有人为你出头的。”闻人水在附近寻找可以吃的野果子,一边询问道。

这个家中,爹娘靠不住,她们也没有兄弟,她娘经常因此说她们命苦,没有兄弟撑腰,闻人水从前也这么觉得,可这次闻人奚的亲事却让她看清了太多东西。

她当然不想闻人奚嫁到方家那样的虎狼人家去,但是她根本想不到什么办法。

“小丫,我心里有数,就算要嫁也轮不到我,人死了一回,就真的什么都不怕了。”闻人水在找能吃的,闻人奚的目光却盯着肉了,只想找一些肉类的。

好在两人运气不错,也是这样的收获季节能找到的东西比较多,还真让闻人奚给遇上了。

闻人水只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飞过去了,然后就看到闻人奚快步朝着那边的灌木丛走。

出门的时候闻人奚将家里的刀给带上了,刚才飞出去的就是那把带过来的镰刀。

看着闻人奚从灌木丛里拎出来一只带血的兔子,闻人水立刻惊喜地叫了出来,“兔子!”

兔子这玩意跑得快,兔子洞还四通八达,根本不好抓,她也没想到闻人奚随便扔出去刀居然会砸中这玩意。

现在是秋季了,山上的动物都在养膘准备过冬,这兔子拎在手里很有重量,一看就知道肥得很,只要想想到烧出来的肉闻人水就忍不住咽口水。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碰到肉类了,也就昨天晚上吃了闻人奚给的半个鸡腿,而在那之前,家里即使难得做肉,也轮不到她们两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人吃,别说吃了,连个汤都喝不到。

“姐,好大一只兔子啊,这得有两三斤吧?回去加点菜可以烧一锅呢!”

“回去干什么?咱们就在这里吃,吃完了再回去,真要拿回去了,还能有咱们的份,最后还不是都落到别人嘴里,能给你一块肉都是看在这兔子是咱俩抓的份上。”闻人奚找了一处空地,直接用镰刀将兔子皮给扒了。

闻人水闻言沉默了一下,表情有些黯然愤恨,默认了闻人奚接下来的动作。

很快将兔子处理好,闻人奚就带着闻人水去找水,这小安山里有一条小溪,只是比较靠里面,闻人水现在满心都是肉,根本没发现闻人奚带着自己去了里面。

闻人奚看闻人水的样子,忍不住好笑,带着人来到小溪边清洗兔子,随后用镰刀搞出来一个烤架,将兔子串上就架在火堆上。

“咦?姐,你带了打火石?”一直到火堆被点燃,闻人水才注意到闻人奚居然带了打火石。

“嗯,家里没我们的吃的,那只能到山上来找找了,肯定要准备好。”

原主厨艺不错,虽然没有烤过东西,但闻人奚自己厨艺也很好啊,做起来自然顺手得很,闻人水根本就没有怀疑什么。

兔子的香味慢慢溢了出来,闻人水只觉得口水直流,闻人奚吃多了好东西,对一只兔子倒是没有太大反应,奈何这个身体此时处在饥饿状态,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最后一只三斤多的兔子就这么被姐妹俩给分了。

得亏昨天晚上两人都吃了半个鸡腿,否则的话闻人奚还不敢给闻人水吃这么多,怕她一时间肠胃受不了。

吃饱喝足,她也没有回去,而是继续带着闻人水在山里转悠,想看看能不能找到点能卖钱的东西。

日后她肯定会和闻人家分开,有自己的进项是必然的,她没想过要种地,那就只能从其他地方考虑了。

山里就不错。

自己炮制一些草药,拿到镇子上医馆去也能买些钱,而且闻人奚自己也考虑过未来的打算,在这个世界准备从医。

因为原主学过一点。

可惜她们今天的运气似乎都花在了那只兔子身上,并没有找到什么好东西。

也可能是因为并没有往太深了去,这附近也经常会有一些村民过来,有好东西的话早就被挖走了,倒是有不少普通的草药,但她现在不方便炮制。

中午两人就随便找了一点吃的果腹,然后就下山去了。

她今天差不多将小安山摸了一遍,以后心里就有数了。

到了山下,家里果然已经吃完了午饭,和早上一样没给姐妹俩留,王氏看到两人回来就冷下了脸,“小丫!还不快过来干活,我跟你娘说了,以后你跟着她下地去,早上你娘看你还没吃饭没舍得叫你,你就冲出去半天看不见人影是吧!”

“人家要嫁到大户人家去的,你跟人家比,饿不死你!咱们家不养吃白饭的,还不快去把鸡喂了!”

“这鸡养的又不是给小丫吃的,下的蛋也没见奶给小丫尝尝,谁吃的蛋,谁将来要吃肉,谁喂去,小丫过来!”闻人奚根本懒得搭理王氏,一句话堵了回去。

偏偏因为闻人澄目前还没有离开,王氏也担心惹了她以后她会发疯伤了闻人澄,否则的话她早就动手收拾了。

丫头片子还敢挑衅她,日后在这个家里谁还能听她的话?

“小丫,你可别忘了,大丫马上要嫁人,就不是咱们闻人家的人了。”

她不可能一直管你。

“我姐才不会嫁给方家那个老头子!你明知道他打死了两个婆娘,为什么还要让我姐嫁过去,她才十四岁,你是亲奶奶吗?”听着王氏这话,闻人水再也忍不住了,“谁家的奶奶将孙女嫁给打死人的老鳏夫不说,那老鳏夫年纪还能给孙女当爷爷的,奶是真不怕被人戳脊梁骨骂死是吧!”

百亩良田?那田和她姐有什么关系?方家有钱,她姐有命享受不?就算方老爷不打人,就他那个年纪,谁家会把好好的闺女嫁过去?

闻人水没有压着自己的声音,四周的邻居都听到了这些话。

关于大丫定亲的事情周围人早就议论过了,也就那些一点不疼家里女孩的人家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稍微疼女儿的都不会将人嫁到方家去,还不是嫁给方老爷两个年轻的儿子而是方老爷本人。

面子上说得好看,方家条件好,过去就是享福了,不愁吃喝还有小丫鬟伺候,多好的日子,可女人过日子不能看表面光鲜。

这要是换到别人家里,乡里乡亲的可能也没那么多说法,坏就坏在闻人家因为出了一个闻人澄,在外面一直以读书人家自持,骄傲得很。

村里谁不知道闻人澄在闻人家的地位,现在堂妹要嫁到方家那样的人家去,换了三十两彩礼,闻人澄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谁心里不说?

这就是闻人家骄傲的,一定会中秀才的秀才公?可拉倒吧!

“小丫,你这可就误会你奶奶了,至少方家过去了不愁吃喝,而且那个方老爷有儿子,不用大丫生儿子,否则万一大丫像你娘一样,生不了带把的,这不是坑人家嘛,这么一来大丫连给人家传宗接代的压力都没了。”

和王氏关系不错的三婶过来指着闻人水说。

她家里有个和闻人奚差不多大的女儿,而她早就看上了闻人澄给自己当女婿,一直在撮合,所以才会和王氏处得不错,就想着将自己的女儿嫁给闻人澄呢!

她可是听王氏私下里说了,闻人澄这一次下场很可能就中秀才了,到时候闻人家和他们这些庄户人家可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时候不表态,还想什么时候表态?当然要坚定不移地站在王氏这边。

而且三婶已经隐隐将闻人澄当做了自己的好女婿,她当然希望原主配合嫁过去,要不然那三十两岂不是要还回去?

这就是在她兜里掏银子了。

“这么好的条件,你怎么不让你家小兰姐去?”看到三婶假惺惺的模样,闻人水张口就怼了回去。onclick="hui"

上一章 卖女供侄儿科举6主目录下一章 卖女供侄儿科举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