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炮灰不干了(快穿)

第8章 卖女供侄儿科举8

作者:席亭 更新时间:2022-06-24

“对呀嫂子,方家的条件这么好,这么羡慕,可以让你们家小兰嫁过去啊,刚好我看大丫也不愿意,你跟方家商量一下,说不定人家就同意了,你就有一个家里百亩良田的好女婿了,还能白得两个大外孙子,多好啊!”

旁边的邻居看不下去,也笑着说。

三婶的脸都青了。

她怎么可能把她家小兰嫁给方老头,她看上的女婿是澄哥儿这样将来要当秀才公当大官的,那方老头一把年纪怎么配得上她家小兰。

“这不是……这不是方家看不上我们家小兰丫头嘛,要是看上了,我肯定高高兴兴把她嫁过去,三十两银子的聘礼呢,一看就知道那方老爷是大方的主。”憋了半天,三婶终于想好了理由。

她当然不能说,看不上方老爷,觉得方老爷配不上她家丫头。

“是吗,原来是因为方家看不上你家小兰,所以你才忍痛放弃这么好的女婿的?也不知道三婶觉得什么样的人配你家小兰,该不是闻人澄吧?也对,咱们家条件可没有方家好,三婶估计觉得闻人澄给你当女婿刚刚好?”闻人水简直要气死了,闻人奚拍了拍她的肩膀,轻飘飘地说。

她这话一出来,王氏的表情就变了。

一个是她根本看不上小安村的这些女孩,在她心里,她的澄哥儿那么优秀厉害,就是配天家公主都配得上,又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小兰一个黄毛丫头。

另一个,闻人奚这话的意思隐隐的就是在说,闻人澄还不如方老爷。

不管是哪一个,都戳到了王氏的肺管子。

看向三婶的目光都不对了。

在里面和父母道别,马上就要回书院的闻人澄这时候坐不住了。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回来大丫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完全和以前沉默寡言的模样不同,就像是被逼急了一样。

他也有些埋怨家里做得过分了,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他马上就要下场了,而一个人的名声对考官的影响也很大,他是想要往上走的,绝对不是区区秀才就满足,所以他就需要一个好名声。

而且他也看不上小安村的这些姑娘。

他的妻子必然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身后背景需要能给他带来支持的。

“大丫,小丫,你们早上出去到现在没回来,奶奶也是关心你们,担心你们两个姑娘遇到什么事情。”

闻人奚和闻人水同时看向了表情温和,一派书生气的,俊秀异常,和周围其他少年郎完全不同,然而他这话却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他们姐妹身上。

“原来奶这么关心我们姐妹啊,那您早上一定给我们留了早饭吧,也不知道是被哪个活该断子绝孙的人吃掉的,害得我们误会奶不给我们吃饭呢,我和小丫误会了,这才没办法去山里找果子吃的。”

闻人奚最知道王氏的肺管子在哪里,那句“断子绝孙”几乎直接就甩他脸上了。

不管谁吃了,反正她和闻人水没吃到。

“老娘撕了你的嘴!”王氏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朝着闻人奚扑了过来。

闻人奚不是原主,会站着让她打,在快要被她碰到的时候拉着吓到的闻人水往旁边走了一步,王氏顿时就摔在了地上,周围传来窃笑声。

闻人澄脸上难看极了,又不能将人赶走,只能先把躺在地上哭喊的王氏哄起来再说,“大丫,你……”

一回头,哪里还有闻人奚姐妹的影子?

对别人来说,王氏是不讲理的老妇人,但是对闻人澄来说,王氏就只是个慈祥疼爱他的奶奶。

他对王氏还是很有感情的,此时扶着王氏回到屋子里,给她倒了一杯水,“奶奶,大丫还有半个月就要成亲了,心里不舒服,您跟她计较什么,她心里有怨,我也懂,如果不是为了我……”

王氏本来还在骂人,看闻人澄黯然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心疼,“跟你有什么关系,澄哥儿,决定大丫亲事的是我跟你爷爷,再不然还有老三和李氏,你一个晚辈能管多少,只管好好温习功课就好。”

“家里把她养这么大,你的考试是咱们家最大的事情,别说我只是给她定亲,就是卖到有钱人家当小丫头,都是应该的!”

要不是方家出的银子多,她真的准备将大丫卖了。

“奶奶,我这么说只是不想您受伤,大丫这段日子……小丫您也不用担心,等大丫嫁人了,好好教就行,暂时不要和大丫冲突了,我怕您吃亏。”不知道为什么,闻人澄隐隐有种感觉,现在的大丫并不好惹,他也不想最后这段日子出什么意外。

王氏想了想,觉得闻人澄说的有道理,“知道了,奶听我们澄哥儿的!等会儿你是不是就要回书院去了?奶给你弄点好吃的带走!”

两人都没有想过,闻人奚要是不嫁怎么办,对他们来说,定了亲,即使不甘也要嫁过去,哪里有反悔的说法。

可对闻人奚来说,一切都是可能的。

她本来以为,等到闻人澄离开家去书院以后,没了闻人澄这个好用的人质,王氏会发难想要找她麻烦,没想到接下来好几天都安安静静。

闻人奚顿时明白,一定是闻人澄离开之前和王氏说了些什么,否则她不可能这么安静,在闻人奚姐妹俩几乎不干活后依旧没有吱声。

这在以前绝对是不可能的,更不用说,闻人奚这次几乎是在挑衅王氏管家的威严,她这样王氏不可能放过她。

由此也能看出来,闻人澄对王氏和闻人老头的影响有多大,所以她一开始就没有相信闻人澄对自己的解释,即使没有原主的记忆也不会相信。

不过王氏这样,闻人奚却更加不可能将闻人水留下来了。

她可以确定,一旦她离开,闻人水绝对会承担王氏还有其他人所有报复,而李氏和闻人老三作为爹娘肯定不会去保护闻人水,王氏需要杀闻人水这只鸡给另外三只猴子看。

王氏安安静静直接当做没看到她们,反倒是李氏唉声叹气劝着两个女儿听话孝顺,不要忤逆长辈,她这几天被王氏针对,日子难过得很。

王氏暂时不能动姐妹俩,还不能动李氏这个儿媳妇嘛,然而心疼李氏的原主已经消失了。

不管李氏怎么说,闻人奚都没有放在心上,依旧我行我素,而闻人水明显向闻人奚看齐,闻人奚让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因为她确定,这个家里只有她姐会对她好,其他人都靠不住。

她彻彻底底看清了自家爹娘。

闻人老三在家的时间很少,时不时就会接到活出去赚钱,沉默寡言,但闻人水一直觉得,爹还是疼爱自己和姐姐的,只是他性子老实,不敢反抗自己爹娘而已。

她万万没想到,她姐一辈子的幸福对闻人老三来说还没有侄儿一场科举重要,根本没有为她姐争取,反倒是庆幸他们这一房终于能为家里做些什么了,直接就一句“我听爹娘的”。

原本安静乖巧的小姑娘性子也开始尖锐起来。

他们三房为这个家做的还少吗,家里的家务她和她姐包了大部分,她爹赚的银子最多,结果都花在了闻人澄身上,她和她姐一年到头累得要死,却吃都吃不饱,还要被各种嫌弃打骂。

她心都凉了。

“啧,小丫,大丫马上就要嫁人了,还是嫁到不愁吃喝,不用她干活的人家去,你居然跟着她学,她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是不是傻?难道她还有那个本事,带着你一起到方家去吃香喝辣?”

闻人娇正在打络子,看到闻人水正在弄东西,忍不住嘲讽道。

这段时间闻人奚和闻人水几乎不管家里,压到她身上的家务也重了很多,闻人娇早就满肚子怨气了,不过只要想到大丫马上要嫁给一个老头子,她就忍不住幸灾乐祸。

也就现在能在家里耍性子了,等到将来嫁到方家去,有她好受的!

只要想到这里,闻人娇觉得这几天多忍一忍也没什么。

她是真的厌恶大丫。

作为隔房的堂妹,不是她哥的亲妹妹,凭什么她就长得那么好,村子里的人就说她比自己更像闻人澄妹妹?长得好看怎么了?

闻人奚在确定王氏暂时不会招惹她,也不会去招惹小丫后,就没有带着小丫上山,带着小丫限制很多,小丫不会让她往深山里去。

好东西都在深山。

今天她和前几天一样,背着背篓去山里转了一圈,刚回到村子口就听到同族的一个嫂子冲她喊,“大丫!你家小丫和娇娇打起来了!”

闻人奚一听这话,脚下步伐立刻加快,到家门口看到大伯娘何氏拿着扫帚就要抽小丫,手中的镰刀脱手而出钉在大伯娘脚前不到半米的位置。

何氏只是看小丫打架凶狠,看闺女被打心里来气,没想到面前会出现一把闪着寒光的刀,瞬间冷汗就下来了,不知道怎么的想到那天晚上闻人奚举着菜刀的瘆人模样。

“大、大丫?”onclick="hui"

上一章 卖女供侄儿科举7主目录下一章 卖女供侄儿科举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