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炮灰不干了(快穿)

卖女供侄儿科举18

作者:席亭 更新时间:2022-06-24

“这次真是多谢姑娘了,我家老爷之前外出视察为了救人被砸伤了腿,夫人听闻这附近远山寺极为灵验,这才带着少爷前来上香的,哪里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马嬷嬷叹了口气,顺口多说了一句,也解开了闻人奚的疑惑。

即使是在乾州,他们县也几乎是最差的县,更不用说连县城都不如的镇子了,一个知府夫人很少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没想到居然是为了去远山寺上香。

远山寺距离小安村有一段距离,可最近的镇子确实是他们这里。

想到马嬷嬷口中说的马大人被砸伤了腿,马夫人出门上香许愿,闻人奚心中一动,“原来如此,大人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官,夫人去了远山寺,相信大人肯定会很快好起来的,只是不知大人的腿如何”

马嬷嬷只是顺口一说,还能宣扬一下自家老爷的勤政,听了闻人奚这话想到夫人说的在药铺见到她的,心中也是一动。

说实话,既然能让马夫人带着孩子不远长途跋涉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上香,只求那一点点可能性,就知道马大人的腿伤得不轻,很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身体残缺不能做官,即使这残缺是为了救人,以后势必也会影响马大人未来的前途,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府城那边的大夫治不了,家里还从京城那边请了致仕的太医过来,可惜依旧无法完全恢复,日后走路不影响,但走得快一点却能明显看出跛脚来,奔跑更是不行。

整个马家的天都快要塌了。

“姑娘还请马车上细聊。”马嬷嬷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闻人奚镇定的模样,突然感觉自己应该赌一把。

万一这位年轻的姑娘能治呢马嬷嬷也知道自己是异想天开,但这时候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能试试就试试吧。

闻人奚跟着上了马车,听着马嬷嬷详细说了马大人的伤,心中寻思了几分差不多就有想法了,“只凭嬷嬷说的我也不太确定,需要看过了才行,比起内伤,我确实更加擅长跌打损伤这类的外伤,但没有具体看过,我无法保证。”

“相信大人肯定也请了名医,府城那边的大夫经验丰富,倒是我多忧了。”

听了闻人奚这话,马嬷嬷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心里却想着回去后确实要将这件事和夫人说一下。

她也能理解闻人奚,这话说得滴水不漏,既没有保证自己可以治好,也没有说自己医术有多好,只是给了一个试探。

若是马家的人最后真的找过来,她会去治疗,但却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治好,毕竟在她之前肯定已经请了不少大夫,那么多经验丰富的大夫都不行,她若是失败了也正常,不是吗

这番话再次让马嬷嬷对闻人奚改观。

真不像个长在乡野的农家姑娘啊。

“夫人还在等着老奴,闻人姑娘,老奴这就回去了,日后有事情,可以直接托人去马府说一声,马府定然会鼎力相助。”

闻人奚下了马车后,马嬷嬷也跟着下来了,对闻人奚行了一个礼,随后就上了马车离开了,等她一走,闻人奚立刻被邻居们给围了起来,七嘴八舌询问着,反而是闻人家的人被挤到了外面。

都是一个村子的,谁不知道闻人家的人对这姐妹俩非常不好啊

详细解答了众人的好奇,人群很快就散去了,只有一个年轻的妇人红着眼眶怔怔地看着闻人奚,想要和闻人奚学一学她救了那个孩子的办法。

她的孩子就是被一块野果给噎死的,那时候她完全没有办法,也不知道闻人家的大丫会医术,没有找过来,眼睁睁看着她的儿子死在怀里。

“好,嫂子先回去吧,改天我教你。”

“这怎么能行,大丫这是我们闻人家的本事,你可不能白白教给了外人”王氏终于找到了机会,立刻插言道。

“谁说这是闻人家的东西”闻人奚反问道,“这些东西是那个游方郎中教给我的,他当然希望更多的人学会,也能在遇到的时候多救一些人。嫂子不必在意,等明日我去换了药回来就教你。”

那个年轻妇人看了王氏一眼,应了一声低头走了。

王氏对于闻人奚无视自己的行为却差点被气炸了,“大丫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奶奶”

“您说的对,我眼中,还真没有您”闻人奚冷笑,知道王氏这是觉得有利可图,想要压她了,她的重点还不是闻人奚教导那个嫂子怎么救人,而是为了马嬷嬷送来的那些东西,以及她对知府家的救命之恩。

那些东西都是上好的,尤其是那些布料,哪里是闻人家碰过的,王氏盯着,想要将那些东西都给她大孙子呢,就算是不适合大孙子的料子,那也可以收起来留着大孙子娶媳妇用。

做一身衣裳,她的大孙子一表人才,那些东西给了闻人奚对王氏来说才是糟蹋东西。

“别说你闻人家将我和小丫养大这件事,我四岁开始干活,吃不饱穿不暖,每日干不完的活,人家买个小丫头每个月还要给月钱,这些年我干的足够偿还闻人家对我和小丫的生养之恩。”

“大丫,奶奶不是那个意思,一家人怎么就这么生份了,她只是担心你年纪小,被村子里那些喜欢占便宜的无知妇人给欺骗了而已。”闻人澄心里埋怨王氏说话太直接,惹恼了闻人奚,开口劝道。

“真好笑,村子里的无知妇人闻人澄你还记得,你奶奶,你娘,都是这个村子里的,都是一个字不认识的妇人吗你在骂谁”闻人奚知道闻人澄突然示好肯定别有目的,很可能是看在她救了知府儿子的份上,可她怎么可能给他机会

闻人澄被闻人奚一堵,脸上的表情就不好看了,闻人娇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低头弯唇笑了笑。

她知道她哥的目的了。

哈哈哈她知道了,她哥是看上闻人奚知府大人家少爷救命恩人的身份了,想要上赶着巴结呢,她从前都不知道,她那个对她温柔,很好很疼她的哥哥原来居然是这样的人。

“大丫,你这是傍上了知府就敢这么嚣张,不认爹娘了吗,可是比别忘了,你是闻人家的女儿啊。”李氏听了闻人奚的话只觉得心里苦得很,大丫这是连她这个当娘的都不认了啊,“快和你奶奶道歉,一家人说什么两家人的话呢”

闻人奚看着之前一直躲在后面,这时候在闻人奚开口怼闻人澄才出声的李氏,觉得李氏和闻人老三也真是可笑,都这样了,这对夫妻似乎还以为她是从前的原主呢这段日子她做了什么,他们是瞎的还是不想接受当做不知道

以及,都这样了,这俩还觉得闻人澄可靠呢为了自己的前程,连从小捧在手心里的亲妹妹下半辈子都可以牺牲,指望他将来给看不上的叔婶养老

做梦去吧

“我是今天才这么嚣张,完全不给闻人家宝贝蛋面子的娘你搞错了,还是记性不好了我明明从鬼门关跑了一趟后就一直这样,我之前怎么做的你都忘了我需要靠着对知府夫人的恩情嚣张吗”

这话一出来,整个闻人家都安静了,墙头那边,正听着这些话的邻居家忍不住传来窃笑声,闻人澄的脸色顿时铁青一片。

他在小安村一直都是被捧着的,和其他人家的孩子不一样,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这些人嘲笑。

此时时间也不早了,方家的那个嬷嬷再次催闻人娇赶紧回去,她是一刻都不想要在这里待着了,以后新夫人若是要回娘家,她肯定不跟着了。

这一家子真是绝了。

闻人娇坐上马车离开,故意让马车行驶得快一点,最后居然追上了前面马府的马车,掀开帘子叫了一声,“嬷嬷还请留步”

正坐在马车里养神的马嬷嬷听到声音让车夫停了下来,“姑娘有什么事情吗夫人还在等着老奴,可不能耽搁。”

“我没什么恶意,只是看嬷嬷似乎对我那堂姐很有好感所以想要提醒嬷嬷一句,她可从来不是什么良善的人,原先家里给她定了一门合适的亲事,事到临头却不顾爹娘爷爷奶奶的脸面,硬要悔婚,让我这个堂妹代嫁过去,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嬷嬷看到的好心人。”

“况且她在家中不敬长辈,连爹娘的话都不放在心上,自私自利,整日没有一点姑娘家的样子,嬷嬷回去还是劝一劝夫人的好,不要被她给骗了。”

马嬷嬷听了这话表情似乎有些无奈,说出来的话却一点都不和善,“姑娘说的合适亲事,是指给一个可以当自己爹的男人当继室,给两个比自己还大的孩子当继母还是你口中说的,所谓爷爷奶奶爹娘的脸面就是将她所有聘礼银子全部给堂兄花用,却一点嫁妆都不给我倒是觉得,闻人姑娘做得极好。”

“姑娘,你太好懂,莫不是以为夫人什么都不查就让老奴过来了”马嬷嬷脸上笑盈盈的,又留下一句话就放下了马车的帘子。

“还有,劝姑娘一声,还是别在夫家的人面前说那些话的好。”

她说得已经很委婉了,看在她不过是个小姑娘的份上,没有说更加难听的话,

闻人娇一愣,扭头就看到方嬷嬷极为难看不满的表情,心里一惊。

作者有话要说每日一问我写了啥我写了啥onclick="hui"

上一章 卖女供侄儿科举17主目录下一章 卖女供侄儿科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