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在异世当团宠

第4章 第4章

作者:山间云雾 更新时间:2022-06-23

眼看着丧尸要逼近,吕学恺费劲最后一点力气,将妻子送到了树上。

换他自己爬上树,当真是使不出一点力气。

“老头子,快,快上来。”江梅见丈夫靠着树干不动,焦急地俯身下来,伸手道:“我拉你上来。”

吕学恺摇摇头,“来不及了,我没有力气了。”

“不行,你不上来,我就下去。”江梅妻子扶着树干就要往下跳。

这可把吕学恺逼急了,赶忙树干就往上爬,“你别跳,我现在就爬。”

江梅见罢,赶忙调整了姿势,身体往下倾,一手抱着树干,一手去拽爬得很费劲的丈夫。

“快,快点——”她很焦急,丧尸就在眼前,只差三四米远了。

丧尸看到了活物,十分兴奋,嗷嗷叫地扑来。

“不要回头看,”江梅怕丈夫被这场景吓得腿软,到时候更没有力气,护夫心切,她最大的潜力被激发了出来,双脚勾住树干,整个身体往下倾去,双手抓住丈夫的肩膀,使出浑身解数,把丈夫往上拽。

千钧一发之际,吕学恺借着妻子拽着自己的力,奋力地爬上了树,丧尸扑了个空,失去了目标物,开始在森林里胡乱的转悠起来。

“好险!”吕学恺死里逃生地感慨,跟妻子拥抱在一块,树底下丧尸什么都没发现,径直地路过他们。

江梅心里一阵后怕地抱着丈夫,缓过来后,又是一阵愤怒,一拳头捶在丈夫胸前,压低了声音说:“老头子,下次你再敢随便放弃生命,我一定饶不了你。”

吕学恺还有心情开玩笑,“你怎么饶不了我?”

“我跟你一块去死。”

这下吕学恺噤声了,不再嬉皮笑脸,他举手发誓说:“我以后一定不敢了。”

夜晚的森林,气温很低,夫妻俩依偎在一块取暖,被团队抛弃之后,他们只得到了少量的物资,随身并没有携带厚的毛毯或者衣物,现在是春夏交接之际,不至于把人冻僵,还能抵挡寒冷。

但如果到深秋或者入冬,他们还没能找到栖身之地,恐怕真的很难挨过去。

即便前路艰辛,夫妻俩还是很乐观。

江梅环顾着四周,期望能看见昨晚上看到的亮光,经过一天的赶路,都没有发现任何避难点的踪迹,这让人不禁怀疑是否走错了方向。

“等天亮之后,我们往那个方向走?”她问。

吕学恺正在拿绳子把自己和妻子绑在树干上,防止晚上睡着,不小心跌下树,他回答说:“再看看情况吧。”

经过刚才那么一顿折腾,早就迷失方向,已经分不清楚昨晚上看到的亮光在哪个方向。

“我们一定能找到避难点的。”江梅充满了信心。

……

吃掉最后一口烤五花肉,连夏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用挡板隔绝了炭火的氧气,也不急着收拾烧烤后的残局,直接进了房车,躺到在沙发上,选了一个电影放了起来。

听着电影的声音,她摆弄起胶囊手表,隔离出一个光屏,想要浏览关于黑岩城的消息,奈何没有信号,点进去是404的画面,没办法只得关掉光屏,专心地看起电影来。

她不着急,心想反正就这么度假着过吧,时光旅行局的人肯定会想办法联系她。

连夏也有小心思,她在黑岩城没有亲人,朋友也只是泛泛之交,其实在哪里生活都可以,更何况古代环境这么好,而黑岩城个个都为了生存在消耗生命。

回不去也好,她就在古代一直生活下去。

她的一生很长,可对时光来说不过是弹指一瞬,况且在红尘滚滚的历史之中,她这样一个小人物,能对历史产生什么影响呢?

吃饱了就犯困,连夏关了投影,打着哈欠往床的方向走,踢掉拖鞋,倒头就睡。

房车里只留了一盏小灯,车窗的帘子拉得紧紧的,从外面看,并不会察觉到这里停留了一辆房车。

连夏睡得很熟,半夜时分,房车内的报警灯亮了起来,并且发出短促的低鸣声,她也没有半点要醒的迹象。

这时不得不庆幸房车的隔音效果极佳,从外面听来,是听不到声音的。

草地上,有一两个丧尸摇摇晃晃地穿过感应装置,向房车走来,警报灯响了一会后,停了下来。

渐渐地,丧尸越来越近,直到嘭地一声撞到了房车上,一下、两下、三下地往上撞,终于知道转向,然而只是稍微地转了方向,接着继续往前,嘭地继续撞在了房车上。

巨响的撞击声,让熟睡的连夏觉得吵闹,她随手扯过被子,往脑袋上一盖,吵闹声小了些,她舒展了睡姿,继续埋头呼呼大睡。

丧尸稍稍转向,又是一头撞到房车上,一直撞了半个小时,终于调整好了方向,向着森林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清晨,连夏伸了个懒腰,脑袋从被子钻出来,伸手扯开房车的窗帘,阳光刺眼。

起床后,先把早餐要喝的小米粥炖上,然后拿橡皮筋绑了头发,换了一双跑鞋,绕着湖泊跑了一圈,跑出一身汗来。

连夏大口喘气地在雨棚下的躺椅上坐下,欣赏着清晨的湖泊,微风吹过湖面,洒满阳光的湖面闪着粼粼波光。

歇息够了,正欲起身,突然她的目光瞥到了一旁的车身,上面粘着脏兮兮的东西,像是泥巴。

“难道昨晚有野兽来过?”连夏有点惊讶,钻进房车里,想调出房车的监控系统来看,结果发现自己昨晚上忘记开了,她拍了拍自己的头,“你也太粗心了吧!”

她从浴室提了个桶出来,去湖里打了一桶水,戴手套把房车擦洗干净,很幸运野兽没有把房车撞坏,不过沾在房车车身上的真的是野兽身上的“泥巴”吗?这味道闻着可真臭!

连夏被气味熏得有点难受,连早饭也吃不下了,于是,给自己做了一份三明治装在包里,还带上水和新鲜的水果。

今天她选择了另外一个方向的森林徒步,希望这次徒步又能给她带来惊喜。

不过今天似乎没有什么惊喜,没有浆果灌木丛,只有高大的乔木和让人行动不便的荆棘。

走累了,她寻了块干净的草地坐下,拿出三明治来,奶油挤得有点多了,还没咬上一口,那股子洗房车造成的恶心劲又涌了上来,无奈只得原封不动地装回去,掏出一颗苹果来啃。

忽然,前方的森林惊起一片鸟,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前面,连夏紧张地站起身来,该不会是有野兽吧?

左顾右盼,也可以藏身的地方,抬头看着身旁的高大乔木,她赶紧把啃了一半的苹果塞到包里,不想苹果没塞进去,掉在了地上,还滚出老远去。

她也顾不得那么多,赶忙手脚并用地爬树,将自己藏在了浓密的树叶后。

没一会,她看见两个相互扶持的人影从林子里跑过来,待跑近了一看,只见是两个头发发白的老人家,穿得破破烂烂,身上还个背着一个破烂的旅行包。

连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唐装,奇怪道:他们穿的衣服,也不像唐装啊?背的包也是,更像现代人,而不是古代人。

这对老年夫妻一路狂奔,路过连夏藏身的那棵树,那位老头突然腿一软,往地上摔去,老妇人想搀扶,奈何力气不够,也被带倒在地。

“老头子,老头子,”老妇人大力地摇晃着老头,声音里带着嘶哑,“你起来,不要丢我一个人不管。”

老头子睁开眼睛,缓缓地说:“你别管我了,我真的跑不动了。”

“你再说这话,我就生气了,”老妇人把背包打开,在里面翻找了半天,什么吃的喝的都没有,她只能在附近找有没有吃的,这里的泥土很坚硬,青草的根很细很小,根本不能食用。

忽然她看到了不远处有一个被啃了好几口的苹果,江梅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出现幻觉了,不想那个被啃过的苹果还在那里。

她欣喜若狂,手脚并用地爬过去,把苹果捡起,不舍得自己先吃一口,而是拿到丈夫的身边,喂到他嘴边,“老头子,你快看,我捡到了一个苹果,你快吃,吃完就有力气了。”

吕学恺已经没有咬苹果的力气了,嘴巴张了张,连张大都做不到。

江梅见罢,只得咬一口,把苹果咬成小块,再喂给丈夫。

喂了一小半,吕学恺恢复了体力,他伸手推了推,说:“我可以了,剩下的你吃吧。”

“你再吃一点。”江梅把苹果往丈夫口里送。

吕学恺笑着说:“你吃,我吃饱了。等会你没体力,可就没人扶着我一块跑了。”

“那吃了,”江梅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张嘴就一大口咬下去,就连苹果蒂都没放过,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不能吃的苹果籽。

食物下肚,吕学恺已经恢复了不少体力,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说:“这里怎么突然会出现一个苹果?还是被咬了几口的。”

“是啊,我看了被咬过的痕迹,似乎刚咬了不久。”江梅也反应过来,“难道四周有人,是避难点的幸存者吗?”

吕学恺抬手示意妻子噤声,随即拿起手里的铁铲,做防备状态,警惕地观察四周。

树上的连夏吓死了,用力地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响,情况不明之下,搞不清对方是好是坏,她哪里敢暴露自己,毕竟对方手里拿着铁铲,要是凶狠之徒,给自己头上拍一铲子,人直接可以埋了。onclick="hui"

上一章 第3章主目录下一章 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