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在异世当团宠

第21章 第21章

作者:山间云雾 更新时间:2022-06-24

雨一直下到午后才停,梅姨迫不及待地实施她的想法,拿上铁铲去挖土,誓要一天之内就把房车顶上的凹处填满,然而就开始种菜。

恺叔去处理路边的尸首去了,不方便燃烧掉,就挖了个坑,把那些人埋在了一处。

连夏和小七则承担起了照料病人的活,按照之前的做法把药碾碎了溶于水中,准备给褚云深灌下去。

不过这次不用她灌,褚云深就乖乖地把水喝掉。

“倒是挺配合的啊,”连夏笑了笑,让小七把水杯拿走,她低头看着包扎成木乃伊一样的男人,她接着说:“这样才对嘛,乖乖配合治疗,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

连夏蹲下来,抓过褚云深的手臂,微微掀起绷带,想看看他手臂上的伤势如何,看要不要再上一点药。

男人就像粘板上的鱼,任凭连夏摆弄。

绷带刚掀起一点,一股药味夹杂着腐烂的味道扑鼻而来,连夏忙后仰躲开了去,满脸嫌弃,“这个味道真要命,太臭了!”说着还用手扇了扇,就刚刚她看了一眼下来,这个褚云深身上的伤口肯定要另外抹药。

她提来了医药箱,把药先摆出来,先从褚云深的手臂开始解绷带,绷带被解开后,露出了溃烂的皮肤,气味难闻,颜色形状奇怪,连夏直接捂嘴冲了出去,对着盥洗盆一阵干呕。

褚云深:“……”

“救命,太难闻了。”连夏捂着鼻子过来,戴上了口罩,不忘给小七也戴上一个。她坐下接着给男人上药,奈何视觉冲击也很强大,又是一阵反胃,她强行忍了又忍,还是没法忍受。

“小七,要不你来?”连夏上药的棉签塞到了小七的手里,笑眼弯弯地说:“很简单的,就是把绷带拆了,然后把药涂抹均匀了就行,等你涂抹完,姐姐再跟你一块把绷带缠起来。”

“恩。”小七用力地点了点头,“交给我吧,夏夏姐,我可以的!”

“真乖!”连夏把位置让给小七,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那你乖乖抹药,夏夏姐给你做好吃的,奶油冰淇淋吃过没有?”

“没有。”小七面容镇定地拿棉签沾了药,往褚云深溃烂了的皮肤上涂抹,一边回答连夏的问题,“那是什么东西?”

“小孩喜欢吃的东西,”连夏从冰箱里拿出水果、牛奶、鸡蛋等等食材出来,就准备开造,正好天气逐渐热起来,多做一些放冰箱,满足一下平时的口腹之欲。

她边做边说:“味道吃起来嘛,肯定是冰冰凉凉的,有一股奶香味和水果味,口感只有你真正吃到才会体会得到。”

“那一定很好吃。”小七一个没注意到手上的力度重了点,疼得褚云深眉微蹙了起来。

褚云深黑眸里的光是聚拢的,而不是涣散的,明显有在听连夏和小七说话。

小七调整好力度,继续涂药,还不忘嘴甜地说:“姐姐你真厉害,什么都知道。”

“那是因为姐姐年纪比你大啊,等将来小七你长大了,也会知道很多很多东西。”连夏哄孩子似得说。

恺叔埋完了那些被无辜伤害的人,又去帮梅姨挖土,两个人虽然年纪上来了,但体力已经很不错,可能这就是在末世里锻炼出来的吧。

他们挖了一下午土,可算把房顶上的凹槽填满,又兴致勃勃地在凹槽四周做了加高巩固,一个房车顶小菜地终于诞生。

在连夏的房车蹭吃蹭住多日,梅姨终于干了点力所能及的事,她十分开心,并且还干得有点上头,“夏夏,蔬菜种子你放在哪里?快拿来,我趁着天还没完全黑,先种子撒出去。”

连夏做了六盒口味不同的冰淇淋,此时已经全部冻进了冰箱,正好剩了些边角料,她顺手做了一个椰奶水果捞,给每人盛了一碗,还在里面加了冰块,吃起来冰冰凉凉,正好解一解热气。

面对梅姨遏止不住的种菜热情,她笑着说:“梅姨,来,先吃完椰奶水果捞歇一歇,种菜的事明天再弄也不迟。”

梅姨放松地坐了下来,吃了一口冰凉的水果捞入口,周身的燥热瞬间褪去,但依旧无法阻止她想要种菜的念头,“正好现在有空,还是早点种下为好,免得又事出突然,没有种菜的闲工夫。”

“那行,”连夏说:“我早点做晚饭,吃了晚饭,我们一块种菜。”

晚餐过后,大家一起出了房车种菜,但房车顶承重有限,上不了那么多人,只有连夏和小七上房顶翻土、播种。

梅姨站在梯子上划分着菜地的区域,日渐丰腴的脸蛋上挂着笑容,“最前面这块种一些辣椒,辣椒需要光照,太阳大才长得好。哎,这边种生菜和空心菜,那边种菠菜、地瓜叶,再后面种一两颗黄瓜苗和苦瓜就行了,到时候长了藤蔓,牵引到房车尾部掉着,也不用另外支起架子。”

“种得了那么多吗?”恺叔仰着头在底下看。

“当然种得了,”梅姨笑呵呵说:“房车顶部这么大一块地,怎么种不了?到时候长起来,你们就等着吃吧。”

看着逐渐归置起来的菜地,梅姨感慨万千,这样的生活还是在基地没有被摧毁之前才有,如今重建菜地,不,应该是重建家园,虽然只有这么一小片,但也足够让人觉得幸福。

一阵汽车的声音逐渐接近,众人听见脸色突变,难道是头巾男那群人回来了?可又反应过来,声音不是从桥那边传来的,而是从背后来的,头巾男一行人早就过了桥,怎么还会从后面过来?

在末世之中,警惕还是应该有的。

恺叔连忙把连夏她们叫了下来,收拾了,一行人回到了房车内,把房车的门锁死,再拿上武器严阵以待。

对方也有车,可以追上来,他们现在开着房车走,已经没有意义,不如以静制动。

车队很快驶近,从车窗往外看,只有一辆汽车和一辆摩托车,阵势没有头巾男那么大,看着应该不是头巾男一行人。

原以为他们会直接开过去,没想到车子停在了桥头上,就停在了那辆烧车架子的废车旁,车上的人走了下来,有男有女,他们走上前对着那辆烧焦的车架一阵观察,随即有人捧脸大哭起来,其他的人也在四周搜寻着。

“他们恐怕是那些被杀害的人的同伴。”恺叔猜测说。

梅姨有些慌张,“他们往我们这边走过来了,该不会误会是我们干的吧?”

连夏按住了梅姨发抖的手,安抚说:“梅姨,你别慌,你忘了我们有监控吗?把监控回放给他们看就好了。”

说话间,这些人已经发现了他们,于是召集了伙伴,向房车这边走来。

“我下车跟他们交涉,你们在车上不要下来。”恺叔说着要起身,被连夏拦住了,她说:“恺叔,你就这样下去太危险,他们手里有枪。我们可以跟他们隔空交涉。”

连夏按下了房车的广播设备,把广播的话筒交给了恺叔,“对着话筒说就是了。”

恺叔诧异地接过,试探性地说了句,“你们先不要紧张——”四周突然炸响说话声,惊得那些人握紧了手里的枪。

恺叔清了清嗓子,放低了声音,他也没想到广播声居然会那么大,“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暂时在这里落脚。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能和平相处,对于桥上烧成架子的车,我们也可以给你们一个解释。”

连夏将房车的监控系统打开,捕捉外面的人说话的声音。

只见其中一个人走上前,说道:“我们也没有恶意,我们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那辆车原来是我们同行伙伴们的,你们见过他们吗?他们人去哪了?”

恺叔说:“昨晚上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我们也无可奈何,对方的人数占优势,我们也无法做任何事。”

这时,连夏将昨晚上的监控视频拷贝下来了,装到了投影仪里,她打开窗户扔了出去,恺叔接着说:“你按下上面的按钮,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领头人捡起地上的投影球,根据恺叔的指示,按下了上面的启动按钮,监控视频的画面自动投射到半空,还伴随着声音,一比一的还原了昨晚上发生的事。

他们愤怒无比,恨不得能回到昨天的那个晚上,把那些伤害他们同伴的人纷纷大卸八块。

恺叔说:“你们同伴的尸体,我把他们埋了起来,公路旁那堆新堆起的土就是。”

“他们是什么人?”领头人握紧了手里的枪,愤怒无比地问道。

“我们也不认识,”恺叔说:“我们跟他们有过一次交锋,要不是运气好了一点,否则我们也逃不出他们的手心。如果你们要追上他们的话,恐怕要废一些时间。不过我知道前方二十公里处,有一个小镇,他们肯定会在那里歇息。”

“多谢你们告知,”领头人拿着投影球上前,想把东西还给连夏他们。

恺叔说:“你放在地上就行了,我们可以自己去捡。”

在末世多一些警惕,总是没错的。

领头人也明白恺叔的意思,放下手中的投影球,然后带着他的同伴们往回走,去公路旁寻找同伴的葬身之地,进行哀悼之后,果断地坐上车飞速前行,去追那些害死他们同伴的坏蛋。

“呼……”梅姨大松一口气地瘫在座位上,拍着心口说:“好险,好险,幸好这群人并不像那伙坏蛋一样丧尽天良,否则我们今天得有一场恶战。”

“是啊,”恺叔也抹了一把冷汗。

连夏开门放小七,小七胆子大,嗖地一下蹿过去把地上的投影球捡了起来,又嗖地一下蹿进了房车。

恺叔重新走向驾驶座,发动了房车说:“看来今晚我们得换个地方停留,总归得再小心一点。”

他还是担心的,万一那些人去而复返,起了歹心怎么办?

房车开上了桥,过了河,没有走公路,而是驶上了一段小路,准备绕到一小片树林后面去,暂且在那里停留一晚,然后再上路。

停到了树林后,确认危险解除,连夏他们纷纷下了房车,准备完成种菜的收尾工作。

就在他们忙碌时,不远处的山上,有两个人站在山上,其中一人拿着望远镜眺望连夏他们这边,此人正是已经离开那伙人的领头人。

他身旁的女孩说:“爸爸,什么情况?那些人是坏人吗?”

领头人向南把望远镜递给了女儿向幽,摇了摇头:“不是,应该不会是他们干的。”

女孩向幽拿起望远镜看去,“啊?是两个老人,还有一个女人和小孩,之前看那个架势,我还以为有很多人呢,没想到居然这么弱。”

“没办法啊,在末世这样的团队才更加要小心。”向南转身往山下走,说:“走吧,我们继续往前,去追那伙坏蛋。”onclick="hui"

上一章 第20章主目录下一章 第2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