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游记山海

第十八章 星星在哪

作者:忘翻身的小龟 更新时间:2022-06-23

“在摘一些没事吧?”满脸谄媚的余木站在文茎树上一旁,双手不停伸向文茎树的叶子。

“有事没事我不知道,你还是问问葱聋答应不答应。”余山漂浮在一旁提醒。

从老聋头的梦境里面离开后,余木就急不可耐的进入第一道门,来到文茎树下。

此时的鴖鸟在树上的巢里休息,看到余木来了,蹦蹦跳跳到余木的肩部叽叽喳喳,不远处的葱聋群正在文茎树围成一圈休息,只有领头的葱聋感受到了余木的到来。

山海界是夜晚,月明星缺,余木问那太阳是烛龙的眼睛,那与月亮是烛龙的眼白,还是眼皮。

余山很庆幸自己是一本书,要是成为人型,一定会对余木的问题翻一个大大的白眼,让他看看眼白和眼皮会不会发光。

一轮明亮的月亮悬挂在天空之中,要是余木能飞上天去,自然能够看出月亮的位置与太阳的没有变化。

“别掰树干!!”看着余木的已经将手伸向了文茎树的树干,余山拍掉余木蠢蠢欲动的手。

被拍掉手的余木,讪讪地将手放到背后,就在刚才,余木突发奇想能不能掰一段树干回去种上,也省了在葱聋那幽怨的眼神里面拿取食物。

“这山海界的晚上有没有什么奇特生物...不.灵兽”余木眼神视线向红草原远处延伸,暗处的夜色朦胧中带着神秘,月晖泼洒在流动的河水上,带着一缕缕轻柔的银纱飘去。

“有,不是,..你先从葱聋身上下来”余山有字刚说完,余木就坐到了葱聋身上,抓稳葱聋角。

葱聋昂起头方便余木抓住角,蹄子在地上刨动,鼻息由轻缓变为急促,红色鬣毛随风而动。

“顺着河流,出发!”余木手指向河水流动的方向,单手抓稳葱聋的毛,双腿夹紧。

三只鴖鸟向着余木离开的方向飞去,余山哪里想到事情的的发展顺序竟然是骑着葱聋,带着鴖鸟跑了。

本以为在老聋头梦境里经历了炮轰,地雷爆炸,刺杀甚至于反杀的余木会就此消沉一段时间,余山也想好了劝说余木继续探索山海界的的理由。

可余木却一反常态,在离开梦境后传送到东山州,坐在红草地上看着月亮也不说话,就抓了一大把文茎树叶塞进玉牌里面。

在月亮的问题之前,余木曾坐在地上喃喃自语,语气低沉,就连余山都没有察觉。

余山坐在地上,看着夜空,想起自己与父亲攀爬泰山时,下午登山,晚上登临山头,为了在泰山上观看太阳升起,父子二人坐在泰山山给的小旅馆旁坐了整整一夜。

父亲指着天上的星星,说这是他们距离星星最近的。

余木反驳,说距离星星最近的应该是珠穆朗玛峰,这里不算。

父亲按住余木的头,说有机会让余木代替他去看看。

泰山上的夜空很壮美,伤兵营的上的夜空很凄美,就连在家里的夜空认真看也会有几颗星星在闪烁。

可是山海界的月亮比家乡的要亮,要大,可没有了星星的陪衬,余木心里有些孤寂和悲伤,有些想念星星,有些想念家人。

夜空下,东山州丰山南部红草原,少年骑着葱聋,身后跟着三只鴖鸟,少年双手放开葱聋的角,双臂迎风展开,仰天大喊:

“星星去哪了!啊!~~~”

......

“所以咱们应该向哪里跑?”余木转头问余山。

“我怎么知道,你一声大喊惹来诸犍,它们可是夜间动物,不抓到你是不会罢休的”余山回复。

适才余木大声喊叫后,过了不久,一群潜伏在河流两旁的灵兽察觉到了周围的动静,找到余木,一路跟随。

要不是余木感觉到身下葱聋的速度开始加快,险些把他甩下,余木还不知道他已经被当成其他灵兽的猎物。

后面追的灵兽被称为诸犍,人面豹身,牛耳独目,身后有长尾,夜间生物,在夜晚猎食其他灵兽,群居,擅长长途奔袭,是东山州奔跑速度顶尖一批猎食者的其中之一。

余木已经有些慌不择路,不能原路返回,那就把诸犍群带到了葱茏群里,算是羊入虎口,三只鴖鸟已经飞到高空,不知所踪。

继续向前跑去,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但不跑,那也斗不过这一大群诸犍,想在余木的近况可谓是进退两难。

“要是有一颗炸弹就好”余木,或许是被炸出了阴影,心里反而有些想念搞得自己狼狈不堪的武器。

这有些白日做梦,但是现在是黑夜,奇迹总在夜里发生。

余木的心里迫切的想着炸弹,或许是两次穿越梦境的缘故,灵力发生了变化,紫色的灵气从余木手中聚集,不断流动,逐渐成型变为一颗圆圆的紫球,余木单手刚好握住。

余木握着紫球,有些差异,“我想要个手榴弹,怎么给我一个紫球?”

一旁的余山,看到余木构建紫色球形的全程,联想到夏王启的到来,前因后果都明了。

“灵幻术都传授了,还说不知内情”。灵幻术,通过灵气构建使用者所需所想的物品,需要与天地灵气沟通无阻,境界只要达到通灵境的修行者就能使用。

但这门灵术,最早在梦境之地由夏王启所创,由于要求过于苛刻,极少数人学会这门灵术,需要修行者对于灵气及其敏感,而其由于一些原因,几百年间只怕这门灵术在山海界已经失传。

余木因为是灵体而来,灵体沟通天地灵气没有丝毫阻碍,且灵体的形成更是聚灵境的强者才有机会修炼而成,又是夏王启亲自将灵术偷偷灌输至余木的灵体。

两个条件都已经达成,更何况还是灵神亲自传授,余木使用起来,没有任何停滞,水到渠成。

“等到前面的敏牛群里面再用”余山说道。

“敏牛群”骑在葱聋身上的余木,看向前方,由于是黑夜,很难看到有一群敏牛在河边低头饮水。

“敏牛,两个角,独特之处在于两个角一个顺时针长,一个逆时针长,身形像一般小牛力气却很大,全身仓黑,确实很难看到”余山解说。

“别说啦!”余木感觉到葱聋的速度在变慢,翻身下去,扛起葱聋就开始跑向着河水反射出光亮照射的敏牛群。

诸犍......

余山......

“你是不是疯了,扛着葱聋跑什么?”余山追上肩抗葱聋的余木。

不顾余山的提醒,后面的诸犍没有放慢速度。

“总不能丢下吧”扛着葱聋的余山说道。

“可以放进玉牌的”余山实在是看不下去葱聋被抗在余山背上,没看见葱聋都开始哀嚎了?这比诸犍追还吓人好吧,给了余木葱聋可以放进玉牌的提醒。

余山脚步不停的将葱聋放进玉牌,继续向前方跑去。

远处的敏牛群在看到来袭的诸犍,唤醒同类,纷纷站起,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不到百米的距离,再有几十步,便会将诸犍引到敏牛群里,到时候余木就会脱险。

眼看距离越来越近,余山说道

“扔出去”

余木听到话音,将手里紫球向着远处扔了过去。onclick="hui"

上一章 破碎的梦主目录下一章 猎杀